前 言 刚刚于11月24日结束的台湾“2018年地方公职人员九合一选举”(简称“九合一选举”),根据选举过程中出现的种种气氛,其实大家都知道民进党一定会败。?还,投票结果一出,民进" />

      <kbd id='eblnn'></kbd><address id='qchmk'><style id='xpgcd'></style></address><button id='gspdi'></button>

          澳门博彩官网_信誉赌博平台_全球赌博网站_十大赌博网站

          文章来源:澳门博彩官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2-29 11:04:43
          访问量:
          ◆谭志强(高雄/台北)
           
          前 言
              刚刚于11月24日结束的台湾“2018年地方公职人员九合一选举”(简称“九合一选举”),根据选举过程中出现的种种气氛,其实大家都知道民进党一定会败。?还,投票结果一出,民进党竟然败得非常彻底,反映出大多数台湾人民用选票狠狠地教训民进党,演出了一场“韩流席卷台湾、民进党输到甩裤”的大戏。
              初步公布的果显示,在22个县市行政首长(县长/市长)席位中,中国国民党(简称国民党、蓝军、蓝营)候选人,自上届的只有6席,上升至赢得15席;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绿军、绿营)则自上届的13席,下跌至只有6席。
              六个最重要的直辖市(简称六都)之中,国民党自上届的1席,上升至3席;民进党则自上届的4席,下降至只有2席。台北市市长一席,则因在投票和开票过程之中,发生同时进行,可能引起“弃保效应”的违法情形,造成国民党候选人丁守中以些微票数落败。丁守中已经提出“选举无效诉讼”,要等到法院正式宣判,才能尘埃落定。
              国民党也在六都的市议会中取得过半席位,取得议会的主导权。
              另外,民进党原来掌握的云林县、嘉义市、彰化县、宜兰县、澎湖县也一一被国民党攻克,
              从总得票数来看,国民党总共得到610万选票,民进党得到489万选票,蓝绿两营势方的一消一长,非常明显。
           
          当选市长皆因接地气
              即使台北市长的选举结果目前仍因选举官司而未能宣布,不过,根据过去台湾各项选举结果从来未曾翻案成功的以往成绩,应该还是小胜数千票的柯文哲连任成功。
              故此,六位直辖市(六都)市长当选人的名单应是:台北市长柯文哲(无党派)、新北市长候友宜(国民党)、桃园市长郑文灿(民进党)、台中市长卢秀燕(国民党)、台南市长黄伟哲(民进党)、高雄市长韩国瑜(国民党)。国民党夺得人口最多、行政资源最大的新北市、台中市和高雄市,当然是最大的赢家。
              这六位当选人的出身背景都大有不同,有蓝有绿有无党派,政纲政策各有不同,有些新当。?行┚土?,唯一相同的都是比较其对手更“接地气”(和群众走在一起,同声同气),新任的打出可以激动人心的口号和政策,连任的具是在过去四年“拼经济”有成,没走上“乱吹”意识型态(统独问题)的“务虚”路线。由此可见,大多数台湾选民都愈来愈务实,不再受到某些招摇撞骗的候选人所欺诈。
          是民进党的失败,不是国民党的胜利
              客观地说,今次“九合一”台湾地方选举的结果,民进党的一败涂地,其实是民进党的失败,而不是国民党胜利,因为己经被民进党政府操纵,专门用来打击国民党和其他异己的“党产会”、“促转会”、“国家广播委员会”,早就变成“东厂”般的变态机构,到处滥用公权力,将国民党的党产完全冻结,令国民党连党工的薪水都几乎发不出来,更不必说党中央去有效辅选各个地方行政首长和地方议员候选人了。
              回顾过去两年以来的历史,今届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令民进党大败的开端和罪魁祸首,应是有“高级实习生”之称的台北市农运产销股份有限公司(北农)总经理吴音宁,和向蔡英文政府推荐她当这个位置的老爸、台湾中部的著名反国民党领袖吴晟。因为,就是为了她的出路安排,点起了后来“翻转台湾”的火种:韩国瑜。
              由于要为吴音宁安排位子,民进党(新潮流系)立法委员段宜康便首先在立法院内发炮,无理攻击早已退出政坛多年的前北农总经理,曾经长期担任立法委员的韩国瑜,诬蔑他在果菜买卖中收取非法利益,是“菜虫”,台北市民进党议员王世坚则公开在议会中无根无据地谩骂韩国瑜是“黑社会”,最后逼使韩国瑜去职,由吴音宁取代。岂料一逼之下,表面成功,暗里内伤,逼出一股席卷全台的“韩流”(以韩国瑜为首的反民进党潮流)。
              原因无他,韩国瑜无官一身轻之后,非常生气,不但决定重出江湖从政,出来参选国民党主席。失败之后,主动示意愿当“炮灰”去高雄“围魏救赵”,于是,在新当选的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提名下,韩国瑜便以蓝营代表的国民党高雄市主任委员身份,前往已经被民进党连续执政长达20年的高雄市打天下,一方面希望“返转高雄”,一方面拉住民进党的后腿,令它无法在其他地方的候选人身上投放选举资源,增加其他地区国民党候选人的胜算。
              很凑巧的是,这个决定竟然让韩国瑜以前在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苦读经年的“农村包围城市”、“群众路线”、“持久战”、“运动战”等等专业知识能够一展所长,与此同时,韩国瑜再结合现代的“网络战”(空战,在花费很少的网络上打出气势)、“登陆战”(陆战,将网络气势转化成具体选票)选举策略,打起了所有国民党及其支持者 (蓝军)的士气,在全台湾掀起一场“韩流”,“以一人救全党”,令民进党及其支持者(绿军)在选战一开始,便陷入非常被动的状态。
              最后民进党党中央决定“以全党救一人”,将几乎所有党政资源都投放在高雄市市长候选人陈其迈的身上,希望能以此挽救他们的“民主圣地”,由于民进党没再无力照顾其他地方选区,于是便让国民候选人有可乘之机,最后不但被国民党“翻转高雄”,更“翻转台湾”。

              其实,如果不是民进党过去三年的混乱施政,引发起台湾内部的高度民怨,蓝军是不可能崛起的。蔡英文政府,从完全执政的高峰,掉到全台湾没顶的低点,前后不到三年,绝对不是突然短暂崛起的“韩流”可以导致,而是两年多以来一点一滴的混乱施政造成。
              综合言之,蔡英文政府至少犯了三个致命的错误,即:
              一、推动年金改革时粗暴无道,结果只有输家,却没有赢家,几乎人人都倒霉,因为被无理大幅减薪的公务员都不敢再去旅游消费,令台湾岛内的服务业大幅衰退。
              二、过急推动同志(同性恋者)立法,要一步到位,引起全台保守势力(特别是宗教团体)大集结,有效组织动员起来,和民进党“对着干”。
              三、强推“一例一休”法案,严重打击台湾中小企业生计,令数以百万计的中小企业受到重大伤害,无法弥补。
              与此同时,蔡英文表面上说的是“谦卑、谦恭、再谦恭”,大多数台湾人民看到的却是“傲慢、傲慢、更傲慢”,种种做法与人民的根本利益完全脱节,所以,即使明显地有强大的外力介入今次台湾选举,但是,如果没有被火种点的起来的薪柴,“韩流”根本也烧不起来,还一烧便是全台湾,东南西北都烧遍。
          选举结果对台湾内外的影响
              今次台湾“九合一”选举的本质,仍是一场“地方性”选举,它的影响是要看未来对台湾两大政党中央领导人的更替和重大政策的变动来决定。换言之,究竟是已经辞退党主席职位的蔡英文是否能够竞选连任最高领导人大位,以及国民党是否仍由吴敦义主席参选两年后的大。?踔撩窠?澈凸?竦车持醒胩岢龅氖┱?秸,是否能向各位新当选的两党地方行政首长赖以当选的“接地气”政策向齐来决定。
              因为,观诸过去的历史,国民党最常出现的就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把手上拿着的一把好牌打烂,是常有发生且一再重演的。民进党则往往能够“绝地大反攻”,把国民党杀个措手不及。
              至于这次选举结果对台湾涉外关系的影响,则是反映出绝大多数的选民想要的是维持两岸和平的现状,既不是统一,也不是独立。台湾人民只是很单纯的想要与中国大陆维持着良好的关系,以确保台湾能够继续保持和平与繁荣。
          总而言之,如果蔡英文政府及民进党,仍然坚决拒绝涉外策略,主动“挑衅大陆”,破坏“和谐现状”,“怪东怪西”,“抹黑抹红”,在内政上继续“践踏民众”、“加强空气污染”、“进口日本核污染地区食品”,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两年之后,民进党在2020年的大选中,被大多数台湾人民唾弃,是理所当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