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jdawn'></kbd><address id='lzhub'><style id='hdlxq'></style></address><button id='mjykj'></button>

          澳门博彩官网_信誉赌博平台_全球赌博网站_十大赌博网站

          文章来源:中新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3-17 18:01:57
          访问量:

            【专访】刘慈欣:《流浪地球》跟风者难成功

            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近日在阿联酋迪拜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大刘聊到近期热映的《流浪地球》、他喜爱的作家和科幻文学的现状。他说,《流浪地球》很成功,但后续国产科幻电影切忌“照葫芦画瓢”。

            “希望有机会出版阿语版《三体》”

            刘慈欣本次来到迪拜是来参加阿联酋航空文学节并与读者举行见面交流会。整个会议厅座无虚席。他随后还为大量排队等候的读者一一签名。

            

            阿联酋最近宣布将于今年9月把该国首位宇航员送入太空,其后还有发射无人火星探测器等太空计划。刘慈欣认为,阿拉伯国家历史上有高度发达的科学和技术,在人类科技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现在他们重新把目光投向星空,我觉得是顺理成章的。期望能看到阿拉伯世界以深厚文化底蕴为基。?诳萍挤矫嫒〉酶?蠼?。”

            刘慈欣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2015年获得被誉为“科幻界诺贝尔奖”的雨果奖。“《三体》已经用近20种语言翻译发表,希望有机会能出版阿拉伯语版的《三体》,”刘慈欣说。

            “都做大投入、大制作肯定走不通”

            谈到由短篇小说《流浪地球》改编的电影近期在国内取得票房成功,刘慈欣认为应归功于电影主创团队的努力,自己的作品只是一个背景和起点。

            

            他认为,这部电影整体上有出人意料的进步,但仍不完美,跟美国制作的科幻大片也尚有一定差距。

            “作为第一部国产科幻大片很鼓舞人心,进步主要在特效、科幻理念和如何用中国人的情怀讲故事:中国人对故土、对家的情怀,对亲情的牺牲精神和集体主义精神等。”

            刘慈欣表示,虽然《流浪地球》取得成功,但不能“照葫芦画瓢”都走这条大投入、大制作的路,那肯定走不通。

            他期待未来的中国科幻电影风格多样化,但现实是目前还缺少欧美科幻电影完善的工业体系,缺少包括科幻特效、科幻编剧在内的专业人才等。

            “科幻文学前景不明朗”

            在被问到科幻是否会因科技发展而没落时,刘慈欣认为这一趋势确实存在,但科幻电影和科幻文学要分开来看,影视发展前景比较乐观。

            他说,中国的科幻影视将会有很大发展空间,但科幻文学前景不明朗,其中原因比较复杂,但的确存在读者群和创作群都在减少的现象,也缺少有影响力的科幻作品。

            

            刘慈欣强调了科幻文学对青少年的特殊意义:科幻文学作品能引导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产生对科学的兴趣,开拓他们的视野,激发他们的想象力和创新精神。

            “科幻把未来的各种可能性排列出来,让我们有一个更开放的头脑,面对未知世界的各种可能性做好准备。青少年读者不必拘泥于推荐的作家和书单,而应该多读各类文学作品,去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

            刘慈欣说,他的阅读生涯中曾经喜爱过列夫?托尔斯泰、阿瑟?克拉克和中国作家王蒙的作品。

            

            “阅读这些作家的作品对我的创作有没有影响,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但正是我阅读过的这些作品从方方面面造就了这么一个人,让我成为今天这个样子。”

            刘慈欣表示,中国科幻作品要想获得世界性的影响力,得到外国读者的认可,必须要能讲出属于自己的好故事,把科幻本身不可替代的部分发挥出来,给国外读者不一样的感觉,这样才会有影响力。 

            “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

            “宇宙就像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文明都将很快被消灭……”这一在《三体》中扮演重要角色的“黑暗森林”法则被众多读者津津乐道。

            

            刘慈欣表示,这只是一个创造出来的小说情节,不是被证实过的科学法则,“科幻小说只是把各种未来的可能性排列出来,至于哪一个会成为事实,这不是科幻作家能够预测的。”

            “我不是绝望的,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三体》最后的结局是乐观的。”

            记者:苏小坡

          '); })();